金沙总站6155app-点击进入

金沙总站6155app > 我真的不无敌 > 285、你已经失宠了!

285、你已经失宠了!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苏锦川面色平静的站在那里,整个人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毕竟对于他来说,所谓的龙大师在他的眼中,只不过是一位跳梁小丑罢了。

    随着龙大师的一声怒喝,众人只是简单的楞了几秒钟之后,随后场面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我出一千八百万,这祖传铁棍我要定了!”

    “我出一千九百万!”

    “我出两千万!谁也不许和我抢!”

    众人挣的面红耳赤,对于这根铁棍,每个人都志在必得,至于一旁的龙大师,并没有人搭理他啊!

    对于众人来说,现阶段灵器大于一切。

    “不卖了。”苏锦川将铁棍收回,神色恢复了之前的严肃,在没有了嘻哈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卖了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我们有钱啊!”

    “苏大师,你在好好考虑一下呗。”

    众人极力的劝说,大家都想要把铁棍买到手。

    苏锦川对于众人的话语置若罔闻,他来到姜静楠的身旁,目光看向对方,淡淡的说了句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姜静楠莞尔一笑,站起身子,和他并肩走在一起,就要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走了?钱都不赚了?”众人全都无比震惊,至于龙大师本人,表情同样精彩到极点。

    苏锦川小露了一手,已经没有人再敢用之前那副态度,对待他本人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在场大多数人的心态,还是比较想巴结他的。

    毕竟鬼知道他家有多少祖传的灵器啊!

    一路畅通无阻,没人阻拦二人的离去。

    对于龙大师这里,苏锦川更是直接将他无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姜静楠在场,苏锦川也懒得搞出这么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算他脾气再好,为人再低调,但是被人说成是缩头乌龟,只会躲在女人的身后,心情也会非常的不爽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温和派,所以今天也只是点到为止,并没有让龙大师太过难堪。

    大厦外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些不向平时的你啊。”姜静楠露出和煦的笑容,目光看向苏锦川,轻声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至于刚才在会场,苏锦川从哪里搞到的灵器,她却只字不问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秘密,聪明的女人知道,什么能问,什么不能问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皆是我。”苏锦川同样笑了笑回答。

    “一起去吃饭?”姜静楠没有在和他继续讨论这个话题,而是开口主动邀约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苏锦川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有说有笑,向着某高档餐厅走去。

    城市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林君茹三个人从冒险屋里,互相惨扶着走出,尤其是林君茹,腿都下软了啊!

    “菲菲菲…你觉醒了没有啊…”

    林君茹没有想到啊,冒险屋居然这么吓人,那场景简直和真的一摸一样啊!

    她在里面都被吓哭了好几次,早知道这么吓人,她说什么都不来了!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也是最后一次来了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主要是来的多了心脏受不了啊!

    她平时就比较怕这些有的没的,今天的经历可以说是终身难忘。

    “是啊,菲菲姐,你觉醒了没…”李柒柒比着林君茹同样好不到哪里去,她在冒险屋玩了一圈,同样没少哭,都是被吓的了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三个平时手无缚鸡之力,只会嘤嘤嘤的妹纸,突然有一天被送到了战场,当场就怂了啊!

    “腿软算是觉醒的征兆吗…”王菲菲努力的平复着受惊吓的心灵,对着两人弱弱的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两人当场无语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给房本本打蜡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冒险屋也已经来过了,林君茹看了看时间不早了,她每天都要为房本本打蜡,这些都是必做的功课,一天也不能落下。

    打完蜡之后,她还要去收租,可以说是超忙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回小菜馆打扫卫生了。”李柒柒突然想起来了,今天因为来冒险屋,小菜馆还有一堆活没干呢。

    她是出了名的勤劳能干,所以她决定回小菜馆干活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办啊?”王菲菲慌了,她觉得自己在冒险屋玩了一圈,并没有觉醒啊。

    这两人要是都走了,那她一个人多无助啊。

    “你去找苏锦川吧,那货每天都很闲。”林君茹给她支了一个高招,建议她去找苏锦川,毕竟对方十足的咸鱼一条,每天就时间最多。

    “君君…你不可以丢下我…”今天没能觉醒,王菲菲的心情不是很好,不能觉醒在娱乐圈就没有核心竞争力,就感觉星路渺茫啊!

    自己不想凉凉啊!

    “哎呀,你和我一起去我家里,这样总行了吧。”林君茹很是头痛的开口,真是拿对方没有办法啊!

    “嗯…”王菲菲弱弱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李柒柒回小菜馆了,至于王菲菲则跟着林君茹一起去了她家里。

    “君君,你说我要是一直觉醒不了,这可怎么办啊…我怕不是真的要凉凉了吧…”

    来到林君茹的家中,王菲菲坐在沙发上,抽抽涕涕的很是伤心的开口。

    今天从冒险屋出来没有觉醒,对她的打击真的非常大,毕竟现实还是很残酷的,娱乐圈就更残酷了。

    她热爱表演,所以她不想凉凉啊!

    “王菲菲,我劝你善良,你能不能不要在老提凉凉了。再说了,不就是个明星嘛,大不了你以后不当明星了,和我一起当房东也不错啊!”

    在林君茹的三观当中,万般皆下品,唯有房东高,房东才是这个世界上,最高大上的职业!

    什么明星不明星的,有时候为了些热度,还要捆绑c制造绯闻,整天花里胡哨的,有时候为了一个角色还要抢破头皮,娱乐圈尔虐我诈,哪有当房东舒服啊!

    每天为房本本打打蜡,没事就出门去收收租,朴实无华的生活多好啊!

    “君君,你又站着说话不腰疼,我在沪市哪里有你房子多,想当房姐谈何容易啊…”王菲菲目光看向林君茹,十分无语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谁都那么命好,一出生就有无数房本本等着继承啊!

    而且还是沪市的。

    “奥。”林君茹回了她一个白眼,随后也不管她了,而是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找出一摞摞的房本本,准备进行打蜡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门外突然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“菲菲,你去开下门。”林君茹对着王菲菲吩咐道,后者闻声点了点头,随后从沙发上站起,提拉着拖鞋,去门口开门了。

    随着房门打开,门外站着一位雍容华丽的贵妇,她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,怀里抱着一只巴哥犬,狗的眼睛很大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式林君茹的老妈张怡慧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回来啦…”王菲菲在看到张怡慧后,赶紧开口和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张怡慧含笑点头,她带有名贵戒指的手掌,轻轻的抚摸着巴豆,随后走进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林君茹呢?”张怡慧走进屋里,环视了一眼房间,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在房间呢…”王菲菲手指了下房间的方向,对着她开口提醒道,老实讲,她心里还是比较害怕张怡慧的,毕竟对方可是能够降服林君茹的女人啊!

    “好的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张怡慧弯下身子,很是优雅的将巴豆放在地上,随后迈着步子,向着林君茹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至于巴豆,它脚刚刚着地,就赶紧溜了溜了。

    毕竟富人家的狗,也不是这么好当的,它虽然平时生活光鲜亮丽,但是它也承受了很多,它做为一只宠物不应该承受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菲菲,谁来了啊?”林君茹在听到脚步声后,她为房本本专心打蜡的同时,开口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女儿。”张怡慧面带笑容,很是温柔的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来了啊?”林君茹在看到她之后,顿时愣住了啊!

    对方回来的有点突然啊!

    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“女儿,你现在还是一个人吗?”张怡慧在对方的身旁坐下,她看了眼满地的房本本,对着林君茹笑着询问。

    “呃…”林君茹现在算是看出来了,估计对方这趟回来,又是对自己催婚啊!

    果然,自己的老妈每次突然回来,一准没有好事。

    “林君茹,你都已经二十六了,你是当真把自己剩下啊?”张怡慧在听说她果然还是单身后,面色顿时变了,之前的温柔婉转的老妈形象已经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她现在化身催婚大恶魔了。

    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自己的宝贝儿女儿长的又不是不好看,这么一直单下去,一直拖到大龄剩女,这算什么事情啊!

    “瞎说,我明明才二十五。”林君茹闻声,小声的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和小川怎么样了?我上次回来,你们俩感情不还是很好?”

    张怡慧本来以为,自己离开这么久,他们两人应该早就已经在一起了才对,但是结果却让她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能不能不要在管我了,真是烦死了!”林君茹放下手中的房本本,也不打蜡了,有些小情绪的开口抗议。

    “林君茹,你这是什么态度,你怎么可以用这种态度和妈妈讲话。”张怡慧目光很是意外的看向林君茹,感觉都快有些不认识自己的女儿了,她记得对方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啊。

    “妈,你能不能不要一回来,就没完没了的催婚,难倒除了催婚以外,咱俩就没有别的话题可谈了吗?”林君茹目光看向张怡慧,很是不满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张怡慧神色淡定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林君茹到了年龄不结婚,这就是错。

    “那咱俩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林君茹话语间,起身站了起来,随后绕过张怡慧,兴冲冲的就要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林君茹,我警告你,明天你就给我乖乖的去相亲,否则别怪妈妈把房产证都给你没收走。”张怡慧淡淡的看了一眼对方离去的背影,冲着她大声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君茹离开的脚步,在听到对方要没收她房本本的消息,明显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姜还是老的辣,一句话就击中了她的要害。

    “相亲就相亲,你凶什么嘛!”林君茹转过身子,冲着张怡慧嚷了一句,随后生气的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气死我了!就知道拿房本本压我,太可恶了!”

    来到厨房,林君茹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大口水,很是愤愤不平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吧嗒吧嗒吧嗒。

    厨房里突然传来吃东西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林君茹脑海里升起了一个问号,随后目光向着声音的来源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不要紧,她在看到巴豆在舔食她买回来的糕点后,整个人当场就炸了啊!

    那是她最爱吃的糕点啊,晚上她打算拿来做晚餐的,竟然被巴豆偷吃了!

    “死狗,连你也欺负我是不是!”

    林君茹兴冲冲的来到巴豆面前,狠狠的拍了它一巴掌,打的它身上肥肉乱颤。

    巴豆惨叫一声,赶紧慌张的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找奶奶去,你给我等着,告你状啊!”

    巴豆的小短腿,此时跑的贼快啊,几个呼吸间,便已经看不到它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糕点…”林君茹很是心疼的查看自己的糕点,上面都是巴豆的口水,明显不能再吃了。

    她刚刚发下糕点,这个时候卧室传来了老妈张怡慧的指责声。

    “林君茹,你是不是又欺负巴豆了,它还是个孩子啊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它!你以后在欺负它,就别怪妈妈捡起打小孩的技能了!”

    “阿西吧…”

    林君茹快要疯了啊,她兴冲冲的返回房间里,刚要告诉老妈,对方偷吃了自己的糕点,但是眼前的一幕,让她彻底抓狂。

    巴豆此时正躺在她的大床上,肆无忌惮的用爪子扒拉着她的床单,好像在为刚刚挨的那一巴掌,狠狠地进行着报复。

    你敢打我,我就撕你床单!

    我巴豆一生行事,何须向你解释!

    林君茹刚要开口制止,老妈这边又开始喋喋不休的给上“政治课”了。

    她闻声后,整个人如同霜打的茄子,瞬间怂拉下脑袋。

    “巴豆撕我床单,你管不管?”林君茹看了眼正撕的起劲儿的巴豆,对着张怡慧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林君茹,我不是告诉过你了,它还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张怡慧话语间,起身离开了林君茹的房间,她准备去给巴豆准备一些吃的。

    “巴豆,走来,奶奶给你准备晚餐。”

    巴豆闻声后,汪汪的叫了两声,算是进行了回应,随后抬起自己的一只后腿,在林君茹的大床上嘘嘘的尿了一泡。

    这仇报的痛快啊!

    做完这些后,巴豆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,看都不看林君茹一眼,径直的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它傲娇的模样好像在告诉林君茹

    你已经失宠了!

    收拾收拾东西,今晚就睡大街吧!

    至于这个房间,以后就属于我巴豆了!

    你,林君茹,从!此!以!后!睡!大!街!

    。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