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总站6155app-点击进入

金沙总站6155app > 我真的不无敌 > 282、你想干什么?

282、你想干什么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现场的这位主持人,可以说是彩虹屁的鼻祖,他话里行间,都是在吹嘘龙大师。

    龙大师站在台上,对于对方拐着弯的阿谀奉承,他嗤之以鼻,冷哼连连。

    但是主持人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,依然当着所有人的面,毫无顾虑的吹嘘着对方。

    舔就完事了啊!

    现实就是这样,谁有钱谁牛逼,管你什么阿猫阿狗,你有钱你就牛逼,搁在灵气复苏的时代也一样。

    社会有时候比我们想象的要肤浅多了。

    就好比这龙大师吧,本来也就是个修汽车的,如果没有灵气复苏的话,他可能一辈子都要在车房修车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灵力复苏,在加上他不知道怎么搞的,学会了一些炼器的手段,这下立刻就牛逼了!

    富豪们知道他有炼器的手段,纷纷登门拜访,想要他帮忙炼制灵器。

    野山鸡变成了金凤凰。

    在加上是互联网的时代,媒体加以炒作,龙大师的名头就这么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普通人突然间有了名和利,走到哪里都受人追捧,心态就容易飘,龙大师现在就很飘,他看谁都是猪狗,唯有自己上天入地唯我独尊。

    今天要不是主办方死皮赖脸的求他,他才懒得来呢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只不过是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他今天来到现场最重要的一个原因,是主办方给他卡里打了好几百万…

    看在钱的面子上,他勉勉强强来了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是灵力复苏的时代,钱依然好使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到了我们今天最期待的环节了,下面将由龙大师,为我们展示他近期炼制的灵器!”

    主持人神色兴奋,声音嘹亮的介绍着,所有人包括姜静楠在内,全都目光期待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呵。“

    龙大师翻了一下眼皮,随后不慌不忙,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长形盒子,打开盒子后,一只精美的短剑,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这短剑只有十几厘米的样子,上面刻有纹络,通体成银色,看上去很是小巧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就是灵器?”

    “这么小的短剑,它能有什么杀上力?”

    “和我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啊…”

    众人在看到这把短剑之后,全都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了起来,由不得大家不议论啊,毕竟这小剑看上去,怎么看都觉得像是玩具啊!

    “一群没见识的凡夫俗子。”

    龙大师冷哼一声,他看出了现场众人对自己的质疑,他把银色小剑从盒子里取出,随后直接朝着天空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随着银色小剑离手,整个小剑竟然瞬间变大,最终达到了一米五左右的长度,漂浮在半空当中,凌冽的寒意,从剑身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随着龙大师小露一手,顿时所有人都惊呆了!

    原来这才是银色小剑正确的打开方式!

    看上去好厉害啊!

    现如今大家全都恍然大悟,之前小剑这么的短小,应该是为了方便携带,好贴心的设计啊!

    这下大家对于龙大师的锻造水平,全都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大师不愧是大师,就是不一样啊!

    旁边的姜静楠,同样朝着龙大师投去了欣赏的目光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人的膜拜之意,龙大师闭上了眼睛,手里盘着文玩核桃,整个人都神气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出两百万购买这把灵器!”

    突然人群当中,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,大声的开口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毕竟大家来之前都已经了解过了,今天展现的灵器,是会进行拍卖的,所以他选择先下手为强!

    两百万的价格,已经不低了,毕竟一些低配版的跑车,价格也就两百来万。

    灵器现如今虽然稀有,但是也没有达到天价的程度,大家都不是傻瓜,如果现阶段就按照天价来购买灵器,那后期灵力大爆发后,更牛逼的装备岂不是买不起了?

    所以很多人都是心有不宣的在压价。

    “我出两百三十万!”又有一个声音大声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出两百四十万!”

    “两百六十万!”

    “两百八十万!”

    “三百万!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竞价原来越高,现在已经喊出三百万的高价了,毕竟在场的所有人,很是热情的在竞拍,都希望能够把这件灵器买入。

    “这么垃圾的灵器都能卖几百万???”

    坐在角落的苏锦川,此时也没有心情吃东西了,对方锻造的这把长剑,在他的眼中,一点属性都没有,连玩具都称不上啊!

    但是就是这么垃圾的东西,竟然能卖这么高的价钱,你还别说,现在的人还真是人傻钱多那!

    就龙大师锻造的这把长剑,伤害力估计还不如一把冲锋枪呢,几百万买它有什么用?

    不就是能变大嘛,这算个毛线的卖点啊?

    “等等,他这玩意都能卖钱,那我之前锻造的铁锅,不也随随便便能卖个几百万?”苏锦川突然发现,自己又多了一条致富的路子。

    最终,这把长剑被人以五百二十万的高价购买了!

    买到的人洋洋得意,至于那些没买到的,全都锤头丧气,很是失落。

    这一切,苏锦川全都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沮丧,我来拯救你们了!”

    苏锦川微微一笑,用纸巾擦了擦嘴,随后站起身子,朝着人群走去。

    “朋友,我看你面色有些难堪,是因为没有买到龙大师的灵器嘛?”

    苏锦川来到一个身穿高档礼服的男子面前,这男子三十来岁,留着小胡子,看上去器宇不凡。

    “唉,可不是嘛,龙大师是全国有名的锻造师,他锻造出来的灵器,真是可遇不可求啊!”这人看了苏锦川一眼,随后叹息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朋友,悄悄的告诉你,我家里有把祖传的铁锅,比这什么龙大师的破剑牛逼多了,你若识货,我一块钱卖你。”苏锦川呵呵一笑,对着这人很是轻松的开口。

    苏锦川对于钱不钱的不感兴趣,他喜欢识货的人,对方如果识货,免费送他一口铁锅又如何,反正自己家里这东西最多。

    这位男子闻声,开始仔仔细细的打量起苏锦川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不认识你,你是哪个家族的?”这人皱了下眉头,他印象当中,自己并不认识苏锦川这号人物。

    “英雄不问出处,你要是有兴趣的话,咱们借一步说话。”苏锦川朝着他神秘一笑。

    “安保,你们过来一下!”这人不但没有和苏锦川借一步说话,反而叫来了会场的保安,并且在对方的耳边,低声的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,赶紧走人,来这里忽悠人了,真是胆大包天。”

    随着那人说完话离去,两名保安挥动着手里的警棍,就要把苏锦川撵出会场。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苏锦川闻声顿时一阵无语,看来对方把自己当成是骗子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一幕,还真是大师在蒙羞,小丑在殿堂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姜静楠此时及时赶了过来,她目光看向这两位保安,对着二人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姜小姐,这人在这里招摇行骗,刘公子命令我们让这人请出会场。”两名保安在看到姜静楠后,顿时恭敬开口。

    “招摇行骗?”姜静楠闻声,顿时皱了一下眉头,“没有你们的事情了,他是我朋友,你们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两位保安有些为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可是,怎么我说话你们都不听了?”姜静楠面色有些不喜。

    随着这里传来动静,顿时很多人围了过来,大家窃窃私语的同时,对着姜静楠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呦,我说这人是打哪来的呢,原来是楠楠的朋友啊。”刘公子朝着保安挥了挥手,示意对方离去,随后目光戏谑的看向了姜静楠。

    “小刘,我朋友一没招你,二没惹你,你这样请他出去不厚道吧?”姜静楠冷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可是他骗我了。楠楠,你知道我的性格,我最讨厌别人骗我。”这位刘公子,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对方说什么祖传的黑锅,比刘大师锻造的长剑还牛逼,然后还要一元钱卖给自己,这特么不是忽悠傻子嘛!

    这么牛逼的东西你会一块钱卖给我?

    脑子缺根筋的人才会这么做啊!

    有点智商被羞辱的感觉!

    所以他当即叫来保安,就要把苏锦川给请出去!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说说,他怎么骗你了?”姜静楠皱着眉头询问道。

    对方把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姜静楠,她闻声很是意外的看向苏锦川,四周其他的人,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人真逗,竟然说什么祖传的黑锅,比龙大师锻造的灵器还厉害!”

    “八成也就是个跳梁小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林子大了,真是什么鸟都有,龙大师是你可以比较的?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肆无忌惮的大笑着,苏锦川站在人群当中倒不觉得尴尬,也没有什么好生气的。

    只是满座英才,竟然连一个识货的人都没有,真是可悲可叹。

    龙大师此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,他朝着这里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听说你家祖传的铁锅,比我的灵器还厉害?”龙大师笑眯眯的看着苏锦川,很是和蔼可亲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勉勉强强吧。”苏锦川淡淡的开口回复道。

    “呦,好大的口气啊!”龙大师突然面色冷了下来,“你家祖传的铁锅比我的灵器厉害,打从娘胎里就开始使用了吧?”

    他一席嘲讽的话语,惹得四周众人大笑连连。

    “你那破玩意不叫灵器,请你别侮辱灵器两个字。”苏锦川看了他一眼,神色平静如水的开口。

    对方锻造的那些垃圾,在苏锦川眼里根本不值几百万,他本想把自己的灵器拿出,拯救一下那些没花冤枉钱的人,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灵器,但是对方不但不识货,还给自己惹来这些麻烦,这让苏锦川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向来都是怕麻烦的人,眼下已经感到厌烦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龙放天本来就只是个修车的,苏锦川只是两句话,便把他给惹怒了!

    “心境如此浮躁,德不配位,你也难成大事。”苏锦川平静的看了他一眼,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他的这番话可以说是诛心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他给我拿下!”龙放天彻底的怒了,他自从火了之后,已经很久没有人,敢用这种语气和他讲话了!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!”

    姜静楠这一刻也是彻底动了真怒,苏锦川怎么说也是自己请来的,对方如此放肆,简直不把自己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楠楠,这人大言不惭,你不应该偏袒他的!”刘公子此时冷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轮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?”姜静楠撇了他一眼,比他的话语更加的冷上千倍百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刘公子没有想到,姜静楠会为了苏锦川,直接和自己翻脸!

    “龙大师,我尊重你,是因为你超高的锻造技术,但是今日一见,你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,也难登大雅之堂。”

    姜静楠把目光看向了龙放天,她和苏锦川的观点一样,对方太过浮躁,日后难成大事。

    性格决定命运,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凡成大事者,心中都暗藏韬涵,待人坦诚。对方只不过刚刚有了些小能耐,便如此的目中无人,可谓是见识极短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吧,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而已,不看也罢!”

    姜静楠话语间,拉着苏锦川,就要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呵呵,原来是一个只会躲在女人身后的废物。”龙放天冷笑连连,对着苏锦川嘲讽开口。

    生活有时候真的很戏剧化,你要是太低调了吧,总有人喜欢骑在你头上拉屎,然后事后在问你屎香不香。

    苏锦川与人为善属于是温和派,虽然他比较咸鱼,但是不代表他没有脾气。

    今天这人蹬鼻子上脸,苏锦川本想退一步海阔天空,而是换来的却是对方的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如此,苏锦川也懒得和他废话了,直接揍一顿好了!

    苏锦川离去的脚步一顿,随后他转过身子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一步一步的走向龙放天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龙放天眯着眼睛,他是觉醒者,论单打独斗,他可不虚苏锦川。

    。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