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总站6155app-点击进入

金沙总站6155app > 我真的不无敌 > 84、未来丈母娘?

84、未来丈母娘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苏锦川回到家里之后,给自己煮了一些白米粥,搭配着馒头咸菜鸭蛋,简简单单的吃了晚饭。

    林君茹虽然精气神受损,但是喝过自己熬制的中药,然后灵石只要坚持盘它,身体恢复健康状态,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苏锦川坐在家里,打开电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近几年的电视栏目,真的是越来越弱智话了,尤其是一些电视连续剧,更是粗制滥造糊弄观众。

    苏锦川看了没有十分钟,就直接关闭了电视。

    还是手机好玩啊!

    苏锦川感慨的同时,拿出了手机,开始在网上进行冲浪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了。”一只静楠又发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苏锦川:“你好粘人啊。”

    一只静楠:“人家只粘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苏锦川:“勉勉强强信啦。”

    一只静楠:“切~人家很走心的好伐!”

    苏锦川:“有多走心啊?”

    一只静楠:“就很走心很走心啊!”

    苏锦川:“心走累了,要不要走走肾啊?”

    一只静楠:“咦~人家只是想简简单单的和你聊个天,你却想和人家睡觉!”

    苏锦川:“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睡觉啊?”

    一只静楠:“如果我今年二十八岁,我会和你一起睡觉。如果我十八岁,我会让你抱着我入睡。可是人家今年只是八岁的小可爱耶!所以叔叔,我们不约!”

    ….

    …

    两人一直聊了很晚,苏锦川看了下表,都快要十二点了,然后在和一只静楠说了晚安后,便果断睡觉了。

    以前苏锦川也喜欢熬夜,但是后来在网上,就有人一直在宣传,熬夜对身体的种种危害。

    所以苏锦川从每天快快乐乐的熬夜,变成了每天心惊胆战的熬夜,最后实在受不了这种感觉了,他直接选择早睡了!

    都说熬夜使人头秃,别管别人信不信,反正苏锦川是信了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,苏锦川很早便起床了。

    今天早餐他没有自己做,而是去街上早餐店,简单了吃了一些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后,苏锦川找来笔墨纸砚,将宣纸铺平后,拿起毛笔熏上墨汁,龙飞凤舞的书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锦川在前些日子,看了一段这样的视频,视频中某位文学大师,在那里装腔作势的作画,本以为是王者,谁知道最后的作品,连青铜都不如。

    苏锦川看了他的作品,简直太辣眼睛了!

    这样虚假的人都能被人追捧,反而那些真正才才华的人却被大家遗忘,真是大师在流浪,小丑在殿堂。

    苏锦川正在练字,院子的房门,突然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来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林君茹的老妈张怡慧。

    “张姐,您怎么有时间来了?”苏锦川在看到张怡慧后,将手中的毛笔放下,目光看看向对方,面带笑容的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过年了嘛,寻思着来看望一下小川。”张怡慧笑盈盈的开口,一时间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不同阶段的女人,有着不一样的美丽,张怡慧的那种美,属于成熟女人的美。

    林君茹虽然也很美,但是和她妈比起来,还是少了一点不一样的韵味。

    “随便坐吧。”苏锦川话语间,搬来了一个凳子,直接递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苏锦川还记得,他刚来沪市那会儿,租下的这套房子,就是和张怡慧签订的租房协议。

    时节如流,岁月不居,十年弹指一瞬间。

    虽然过去了十年,但是张怡慧的脸上,却没有岁月走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小川啊,其实我今天来找你,是想求你帮我个忙。”张怡慧目光看向苏锦川,直接开门见山的讲道,苏锦川是聪明人,所以她不需要在讲话的时候,过多的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“张姐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你可以说来听听。”苏锦川收起笔墨纸砚,在对方的面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苏锦川的心里,他同样非常的好奇,对方有什么事情,会需要自己帮忙。

    “小川,是这样的。我和小茹的爸爸,常年不在沪市,小茹这丫头你也知道的,平时做事马马虎虎,总是爱出差错。

    明天我就要回京城了,所以我希望,你平时有时间,能多照顾一下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张怡慧面带和蔼的笑容,对着苏锦川轻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说话的语气很是随和,让人觉得非常舒服,并且在她的话语里,更是听不出什么企图心。

    说话是门学问。

    张怡慧虽然有心想让苏锦川,发展成自己的乘龙快婿,但是她知道,这种事情不能太过着急,而是要循序渐进的进行。

    对于她这个当妈的,眼下最重要就是,多为两人建立日常联系,这样更有利于两人之间的感情培养。

    毕竟是有身份的人,张怡慧当然不会一上来,就对苏锦川提出,做自己女婿这样疯狂的要求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的做法太过唐突,忽略了苏锦川的感受。

    所以张怡慧觉得脚踏实地,一步一步的来更好,这样更尊重苏锦川。

    “张姐,我会帮你多照顾林君茹的。”苏锦川微微一笑,平静的开口。

    事实上,即使没有张怡慧,苏锦川也会罩着林君茹。

    毕竟这老女人每次出门,都会忘带东西。

    忘带的是脑子。

    “小川,真是太感谢你啦。”张怡慧朝着苏锦川,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院子里,聊了很久。

    时间不早了,张怡慧该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川,大过年的,昨天辛苦你为小茹熬夜,我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,希望你能喜欢。”张怡慧脸上始终带着招牌式的笑容,话语间,塞给了苏锦川一个,包装精美的礼品盒。

    “您太客气了,举手之劳,礼物就算了。”苏锦川倒是没有收她的礼物。

    “拿着,不收不行!这可都是我的心意。”张怡慧话语间,把精美的礼品盒,硬塞进了苏锦川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好啦。我也要离开了,希望明年在见到,你就不会在管我叫张姐了。”张怡慧话语间,想到苏锦川成为自己女婿的一幕,自己这个未来丈母娘,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苏锦川倒是没有听懂,她话语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先走了,拜拜。”张怡慧对苏锦川告别的同时,离开了苏锦川这里。

    苏锦川则起身,把她送到了门前,目送了对方的离去。

    迎面碰到了高大爷。

    “小川,走着,杀两盘?”整个过年期间,臭棋篓子高大爷,都没有下棋了,此时早就已经心急难耐。

    他恨不能立刻拉上苏锦川,在棋盘前痛痛快快的杀上两盘。

    “走着。”闲着也是闲着,苏锦川把院子里的门关上,便和臭棋篓子约着下棋去了。

    臭棋篓子的棋艺,虽然有了进步,但是在苏锦川面前,依然还是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又是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臭棋篓子又被这招马后炮给将死了。

    “大意了,又大意了!”臭棋篓子气的跺脚,明明差一步就可以赢苏锦川了,结果却被苏锦川抢先将死了自己。

    连续输了好几把,臭棋篓子不想在继续玩下去了。

    碍于面子,他随便找个理由开溜了。

    苏锦川倒也没有在意,同样选择了回家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苏锦川才想起来,张怡慧今天给他送了礼物。

    他找来礼盒,直接打开了包装。

    礼盒里装的是一本房产证,还有数份房产过户手续。

    张怡慧办事滴水不漏,苏锦川只要在这些过户手续上,签上自己的名字,然后交给有关机构,就可以把房产证的名字,换成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“这母女俩,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苏锦川把这些东西随手放在桌子上,目光看向窗外,淡然的开口自语。
Baidu
sogou